文学天地
首页 > 资讯中心 > 文学天地


深圳治水四春秋


发表日期:2022-05-05 作者:孙纪超 摄影:孙纪超 【字号: 分享

多数人都会怀念过去,怀念去过的地方相遇的人和一切的美好。现在,我也怀念起了在项目上的年轻人、工业园里已经恢复投入使用的化粪池和深圳开放得姹紫嫣红的勒杜鹃花。

四年前,正在太行山路面项目部的我接到调令:三天内赶往深圳。当时只知道是水环境治理项目,对我来说既陌生又向往。

记得那年初到现场正赶上开工典礼,观礼台下是整齐摆放的挖机和技术人员那张张稚嫩的脸庞,多数是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小伙子:青春、激情、充满憧憬。新开工的一批项目是截流河以西8条河涌2019年的防洪度汛项目,因沿珠江口截流河以西附近社区和工业园区地势低洼,一旦遇到稍大一些的暴雨,就有可能使居民小区和工业园区受淹,给居民和工业园区造成很大损失。接到疏通河道的任务后,项目连夜组织水上挖机、打桩机和12米长的钢板桩进场,很快疏通工作就展开了,几个技术人员为保证连班作业,分成了白班和夜班,保证机器不停监管作业不停。为了让作业班组的带班人员和作业司机能按照技术方案作业,这些现场盯班的技术人员可谓是是费尽了心机:主动和他们一起给水上挖机打黄油、一起上下班。他们很单纯,那就是把截流河以西的8条河涌在汛期来临之前全部疏通,不让暴雨给居民区、工业园区带来任何损失。三个月过去,当初来时洁白文静的技术员们,面颊两旁晒出了两条白白的印迹,双臂更是坚实得檩条一般,因长期在噪杂的机器旁,已经忘记了轻声细语的讲话,一个个都变成了大嗓门。他们的成长和付出我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

水环境治理的特殊工作性质,决定了我们要摸排完深圳工地辖区的各个部分,楼顶的排水管、房前的地漏、阴暗的下水道和内涵丰富的化粪池。时间已经到了2020年,大规模的市政管网新、改、扩建已经开始,同时,摸排工作也在紧张有序的进行。摸排工作辛苦又危险,记得在孖庙涌上游暗涵摸排期间,带领小组成员起早贪黑、加班加点的年轻人,一会运用内窥镜涵内检测、一会用CCTV全程摄像查看,偶尔遇到不具备管涵运用工器具查看的情况,他们就不得不亲自下到井内、详细了解涵内雨污水管网的分布情况。有一次我同一个小伙子下到涵内,流水的地板越来越不平,偶尔还会陷进淤泥里,闷热潮湿的环境下不知是汗水还是泥水让我们的眼镜早已模糊不清,雨裤里的内衣、外裤也早已粘连在了一起,这时他借着手电筒的微弱灯光发现我们左手边墙有一股黑水在流出,其中夹杂着刺鼻难闻说不上的味道,他没有顾得上这些,赶紧掏出用塑料袋包裹的手机拍照、记录位置、用手触摸测探那黑臭的浑水。那一刻怕他发现我的脆弱,我悄悄的摘下眼镜,用汗水稀释了泪水。我欣慰,欣慰他们的健康成长;我满足,满足于我们事业后继有人;我骄傲,自傲的是我的同事里有如此优秀的后生。

到了去年大部分市政管网改扩建工作已经告一段落,随着粪渣处理厂投入运营,项目部全面启动化粪池清掏和翻建工作。工程所在区域由于城镇化速度较快,市政环卫基础设施的建设落后于城市发展速度,前期尚未建成完备的粪便集中处理厂,化粪池的清理往往通过吸粪车吸污后直接偷排入河道及雨、污排水管网,造成水体污染及消黑工作成效时好时坏,难以达到预期目的。为了摸清辖区居民小区、工业园区每栋楼的化粪池完好情况,面对化粪池完好情况摸排的极度脏累任务,已经独当一面的小伙子们又一次欣然接受,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随着摸排的深入,老式砖砌化粪池由于水泥砂浆粉刷厚度不足而渗漏、砖墙开裂造成的污水径流进入雨水系统,更有甚者部分居民楼下的化粪池本身的出口就设置了排放到雨水系统的暗口。每一次的发现都是这些技术人员的一次艰难付出,2021年是新冠肺炎疫情反复的时期,一度曾有新冠肺炎会通过粪便传播的说法,他们没有因害怕传染而停止了化粪池缺陷调查和摸排的脚步。问题找到后,便是化粪池的修复或重建工作,曾经一度阻碍施工人员进入小区翻建化粪池的居民,反馈下雨时再也没有粪液翻冒,再也没有了臭气熏天无人愿意靠近的尴尬境遇,从他们的笑容里我看到了满意和幸福。

这些就是我们项目上的年轻人,少了一些羞涩,多了一些勇敢;少了一些踌躇,多了一些果断。这些年轻的技术骨干,除少数调往别处,目前大多我们还在一起并肩作战,但是,我已经对他们产生了深深思念。


西环路清淤


  浏览次数: 1669 次 
打印本页关闭